中国の反日デモ


中国で反日デモが頻発している。在留邦人が怪我をし、北京、上海、瀋陽では外交公館に危害が加えられた。中国は日本の謝罪と賠償要求を拒否し、責任は”過去の歴史を反省しない”日本にあるとしている。中国の主張には国際法上一片の理もないことは明らかだ。しかも今回の反日デモは中国政府が扇動したものであるという疑惑が根強くある。集会やデモを厳禁する中国政府が自らに都合が良いとして黙認していることからも、それはおそらく正しい。そして一部ではその悪質な政治手法を中共特有として非難する声が上がっている。しかしそれはあまり的を得ていない。なぜなら、自国内にある在留外国人や外交使節へのテロ行為は中国のお家芸と言えるからで、中共だけが特別なわけではない。

中国で外交公館が襲われたのは、1900年の北清事件(義和団)、1927年の南京事件があり、前者は清朝政府の支援を受けた暴徒によって行われ、後者は国民政府の正規軍によって行われた。在留邦人の被害は最も凄惨で規模の大きな1937年の通州事件をはじめ民国期には枚挙にいとまがない。そしてその多くが軍や警察などの政府機関、時の政府に扇動された暴徒によって行われた。自らの勝手な論理によって外国人への無法な暴力を肯定する点で中国のスタンスはいつも同じだ。かつては植民地化を企む日本への抵抗、今回はその歴史を無視する日本へ反省を促す、というものだ。大規模なデモが起きた上海には、現在六万人以上の在留邦人が滞在していると言われる。無法国家へ投資するリスクは自ら背負わねばならないが、自国民が無法な暴力の脅威にさらされているという意味で民主国家にとっては人質に取られているようなものだ。

不思議なのは、中国の無法ぶりを容認する考えが日本国内に根強くあることだ。中国を特別扱いする考え方だ。この考え方の根本は、日本は欧米よりも中国をはじめとするアジアと共同していくべきという、戦前から続くアジア主義だ。戦後だと自民党田中派による親中派政治と外務省のチャイナスクールが代表だ。この考え方の問題は、自由や法の下の平等といった思想と自国の国益を(少なくとも中国に関しては)軽視する点にある。だから、中国がたとえ嘘の歴史で国民を欺き、自由と正義がない独裁国家であっても友好関係を維持していくことが必要であると唱え、そのためには多少の国益は犠牲にしても仕方がないと考えるわけだ。今のところ北京大使の阿南らチャイナスクールが早期の幕引きを画策してるところをみると、自国指導者への侮辱や外交公館の破壊、数人の在留邦人の怪我程度は”多少の国益”に含まれるようだ。

初出:http://shanxi.nekoyamada.com/archives/000105.html

One thought on “中国の反日デモ

  1. 山西大同陈尚士

    中国的反日示威运动
    土八路译自日本网络http://shanxi.nekoyam ada.com/
    【译者注:作者的文章写于2005年3月9日】反日示威运动在中国频繁地发生,侨居中国的日本人受了伤,在北京、上海、沈阳的外交公馆受到了伤害。中国认为,日本拒绝谢罪和赔偿的要求,责任在于“不反省过去历史” 的日本。在国际法上,中国的主张显然连一点道理都没有。而且,具有这样的根深蒂固的疑惑,即这一次的反日示威运动,是中国政府煽动的结果。中国政府禁止集会以及示威游行,将其作为适合自己的国情而加以默认,由此看来,禁止集会以及示威游行大概是正确的。而且,一部分人的呼声在高涨,即,将那种恶劣的政治手腕作为中共的特有而加以非难。但是这种言论并没有击中其要害,如果是是说为什么?对处在自己国内的日本侨民以及外交使节施加的恐怖行为,可以说是中国的传家法宝,并不仅仅是中共所特有的。
    在中国,外交公馆遭到袭击的案例,就有1900年的北清事件(义和团),1927年的南京事件(注1),前者是由受到清朝政府支持的暴徒来实施的,后者是由国民政府的正规军发动的。侨居中国的日本人之受害,其规模最大最凄惨的,是以1937年的通州事件(注2)为开端,在民国时期就不胜枚举。而且,其中的很多事件,是由暴徒来实施的,暴徒受到军队以及警察等政府机关或当时政府的煽动。在依据自己专断的逻辑,对于外国人施行的无法无天的暴力加以肯定这一点上,中国的姿态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相同的。就是所谓的对于曾经企图殖民地化的日本的抵抗,这一次催促无视那段历史的日本进行反省。在发生了大规模示威活动的上海,据说现在留滞着6万以上的日本侨民,向无法无天的国家投资的风险,必须由自己来承担,可是自己的国民置身于无法无天的暴力威胁,在这个意义上,对于民主国家来说,好像是被人家抓到了人质似的。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日本国内,容忍中国无法无天状况的思维是根深蒂固的。那种思维就是要特别对待中国的思维。这种思维的本源,就是延续了战前的亚洲主义,即,所谓的比起欧美来,日本应该要与以中国为老大的亚洲合作下去。战后则是由自民党田中派主导的亲华派政治和外务省的中国学派,就是那种思维的代表。这种思维方式的问题就在于:轻视自由以及法律之下的平等思想,还有轻视自己国家的利益这一点上(至少也与中国有关联)。因此,考虑的是,即使中国以虚假的历史欺骗国民,即使是没有自由和正义的独裁国家,也要倡导(日本)有必要将友好关系维持下去,为此,即使牺牲某些国家利益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眼下,驻北京大使阿南等中国学派的人,一看到正在策划着的早期内幕,就似乎觉得对自己国家领导人的侮辱,以及对外交公馆的破坏,还有几个在华日侨的受伤程度,这些也都包含在“某些国家利益”里。
    下文是土八路从百度里搜索到的“1927年的南京事件”和“通州事件”,我想大多数中国人并不知道这些事件的来龙去脉。
    (注1)1927年的南京事件
    1927年3月27日北伐军占领南京后,激愤的士兵的狂乱行动,引起了造成很大国际麻烦的“南京事件”。北伐军进入南京后对外国领事馆、教堂、商社等进行了武装袭击,打死英美法意等国6人,打伤数十人。特别是英国领事被北伐军士兵拉到市中心用青龙刀斩首示众,英国领事夫人被27名北伐军士兵轮奸至重伤,此外还有上百名外国妇女被北伐军士兵强奸。北伐军的“暴行”使列强们十分震惊:义和团又来了!英美在长江上的艘军舰开始向南京城内炮击报复,打死南京市民2000余人。不过日本军舰被政府下令不得开炮,日本舰队司令驶回上海后自杀谢罪。他在遗书中说:他奉命不准开炮,以至海军保护侨民不周,无面目以见国人。据日本报道,日本在“南京事件”中重伤5人,被强奸者35人。
    1927年4月6日,日本原外相指令其驻华公使,通过外交谈判解决南京事件。4月11日,日、美、英、法、意5 国驻武汉领事反诬北伐军造成南京事件,要求处分肇事者,被武汉政府拒绝。
    令人惊奇的是日本人宁愿自杀也不开炮,而且之后有人还打算制造第二次南京事件,以激怒列强来犯国民政府。经过两年多的谈判,南京国民政府向帝国主义列强道歉、赔偿,并答应惩办“骚乱”分子,而对中国人民所遭到的惨重损失却只字不提。
    (注2)通州事件
      1937年通州事件始末:
      1937年七七事变后7月下旬,日军从华北撤侨的列车经过通州时被当地军阀部队(应该是一支土匪部队,先被日军收编为伪军,后来又出其不意“反正”抗日,袭击日本的后勤部队)攻击死伤严重,上百日军士兵被杀后肢解,女人被先奸后杀。后被日军中国驻屯军的部队营救出少数几人。
      日本将此消息返回国内,全国“群情激愤”,一致要求“增兵华北,惩罚暴支”在几本日本人写的替南京大屠杀翻案的书中,对此事进行报复也是他们进行屠杀的“原因”之一。
      通州事件是什么时候?7月29日,这时候日本早已调兵完毕,北平都要沦陷了,看过时间会倒转的,冀东保安队虽是伪军,出身土匪还真的不多。我看过日本人在战时写的关于通州事件的资料,认为责任应当由空军(陆航)来负,因为引起通州事件的最主要原因是日本空军轰炸了保安队(日人称为误炸),当时通州约有日军300人(绝非什么后勤部队),连同日侨、浪人等约六七百人,一小部突围成功(也不是什么驻屯军救出来的),被杀者约五百人,至于“对此事进行报复也是他们进行屠杀的‘原因’之”云云更是胡说八道,日军人向来是“南京大屠杀之虚构”就我以前看到的英国人的资料,据说在通州事件中被杀的日本人没有一个是全尸的。
      在北京文史资料上查到的:
      通州伪保安队起义
      1937年7月27日,日军向驻通州附近的中国部队二十九军发动突然袭击。埋伏在通州旧城南门外的伪军保安队没有执行日军的部署,按兵不动。残忍的日军轰炸了保安队的驻地,激怒了本不甘心事敌,早有起义准备的保安队,在张庆余等领导下,于1937年7月29日发动起义。他们捣毁了日伪机关,逮捕了殷汝耕(起义部队转移时殷逃跑)等一批汉奸,处死了500多个日本顾问、官兵和日韩浪人。下午,起义部队在指挥部驻地北关吕祖祠集结,向京西转移。这次起义不仅给侵略者以沉重打击,也宣告了“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彻底垮台。
      日本人被杀得很惨,士兵被杀后肢解,日本侨民妇女被先奸后杀,有的被肢解。
      l937年7月7日,侵华日军悍然向宛平县城发动进攻,中国守军第29军奋起抵抗,于是爆发了全国抗日民族战争。7月27日凌晨三时许,侵华日军和通县日军守备队突然向驻守在通县新城南门外(今通州粮食加工厂址)29军143师的一个营发动进攻,这个营的官兵奋力反击,杀伤日军百人,然而,埋伏在旧城南门及东总屯担任截击任务的伪政府保安队,并没有截击突围转移的29军部队,只是对空鸣枪,打炮,佯装阻击撤退的29军,同时在双方激战中也没有给日军任何支援。狡猾的日本特务机关长细木繁对保安队产生了怀疑。
      27日上午9时左右,日军实施报复行动,派飞机12架狂轰烂炸旧城南门外保安队营地,致使保安队10余人伤亡。保安队广大官兵愤愤不平,难咽这口屈辱气,保安队第一总队队长张庆余立即把第二总队队长张砚田及教导总队沈维干找来密谈:“城南的战斗和日机轰炸教导总队营地,已经激起保安队官兵的义愤,我们怎么办?”张庆余首先征求二人的意见。沈维干说:“不是鱼死就是网破。依我看,现在就可以动手。”张砚田有些顾虑:“我们的行动已经暴露了,日本人已有了准备,动手以后再同29军接应不上,全军就要覆没。”沈维干对形势又进行了分析:“现在官兵的抗日义愤实难抑制,与其抑制,不如顺水推舟就此起义。”张庆余说:“先观察一下日本人的动态再定,你们看怎样?”28日下午,张庆余在“自强社”门口遇上了细木繁。细木繁质问道:“张队长你怎么槁的,为什么没有把29军截住?”张庆余觉得一个堂堂的中国人被日本人如此训斥,是奇耻大辱,他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愤怒,说:“我保安队是维持治安的,不是打仗的,我管不着!”“我撤了你!”“我是中国人任命的,你细木繁算个什么东西?”两个人互不相让,同时拔出手枪,怒目对视,直到有人上来阻拦劝解,两人才不欢而散。
      事后张庆余、张砚田、沈维干秘密集合,认为事己至此,不能坐以待毙,应该尽快采取行动。于是,决定28日夜12时举行保安队武装起义。起义指挥机关设在县城北关,规定以午夜进攻日军兵营的枪声为起义信号,兵分三路同时行动。午夜,起义的信号枪声大作。起义部队迅速占领了长官公署和其他重要机关。殷汝耕听到枪声,连忙呼唤卫队长,卫队长早已被起义部队架到了指挥部。殷汝耕听无人应声,便藏身柜顶。起义部队官兵迅速扑进殷汝耕的卧室。但见被单。衣服散落在地,不见人。厕所、壁厨、立柜都搜尽,还是找不到人。从厢房搜出一个仆役,逼迫他交待殷汝耕的去处,仆役不情愿地指向柜顶:“长官您出来吧!”此时,殷汝耕吓得屁滚尿流,浑身筛起糠来,哪里还能动弹?几个保安队士兵上去就粑殷汝耕拽了下来。随后,将他押解到北关吕祖词指挥部监禁起来。
      激战进行6小时,直打得东方的太阳火样红,共歼灭日军官兵500余人。第一总队日本顾问渡边少佐、教育厅顾问竹腾茂、宪兵队长何田、通县顾问申茂及冀东银行行长等均得到了与细木繁同样的下场。同时,捣毁日伪组织各机关,烧毁了日军守备队火药库。当夜,驻顺义保安队苏连章团根据张庆余指令,举行起义,歼灭日军200余人,于29日上午10时开进通县,与通州起义队伍汇合。时近中午,日军派飞机20余架轮番对通州城轰炸,起义部队伤亡甚重。张庆余得知形势危急,当机立断,命令部队分成两路向平西方向转移与29军汇合。当起义部队行至北平安定门与德胜门之间时,突然遭到日军截击,押解汉奸殷汝耕的士兵被日军冲散,殷汝耕乘机脱逃,被日军劫走。随后,有装甲车20余辆掩护日军截击起义部队,保安队教导总队长沈维干、区队长张会明困带队突围相继阵亡。危难中张庆余下令化整为零,分头突围,经门头沟奔保定集合。
      “当行至中途,竟被孙殿英部(国民党军)截击缴械……待余剩4000官兵徒手步行到保定集合时,仍请求向孙殿英索还武器,要求开赴前线,力国杀敌。”
      8月10日,因通州保安队起义,殷汝耕被迫“引咎辞职”,经他一手策划成立的卖国政府也被迫迁往唐山。

    Reply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

post date*